首页 >> 卢沟桥乡小区

腾讯分分才全天计划软件: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第一次碰撞 二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“小子,我承认你的实力很强,可你若觉得凭此就想击败我,那可就太可笑了!”“今天我就让你看看,什么才是真正的武道奥义!”冰武冷笑一声,霎时间,他的周身气势,再次攀升一倍。 他一步踏出,身后瞬间出现九道烈焰火蛇,每一道烈焰火蛇,尽皆都长有两颗头颅。 除此之外,冰羽的面前,还出现了三柄赤色长刀虚影。 三柄赤色长刀横空而立,宛如三尊天神一般,带着无尽威压,和铺天盖地的杀气。 “吼”下一瞬,九道烈焰火蛇当先腾空,围城一座巨大的囚笼,轰然朝傲苍笙罩去。

而那三道虚空刀光,则紧随其后,一闪跨越二三十丈距离,朝着傲苍笙怒斩而下。

“轰隆”九道烈焰火蛇组成的囚笼当先压下,纵然傲苍笙头顶提前出现了一片剑光,却依旧未能挡住那九道烈焰火蛇。

一声爆响,傲苍笙四周的地面瞬间裂开。

巨大的威压,宛如神明旨意,直接压得傲苍笙脊背一弯。

好在此时,傲苍笙的头顶,再次出现九道剑光,抵住了那烈焰火蛇的恐怖攻击,才使得傲苍笙没有受伤。

但攻击到此并未结束,那道最具威胁的三道虚空刀光,却轰然破开虚空,径直朝傲苍笙怒斩而下。 刀光尚未落下,那恐怖的破坏力,竟将紫云石铺就的地面,瞬间层层揭起。 在一片大石翻滚之中,三道虚空刀光瞬间斩落,竟一下子将九道烈焰火蛇全部斩碎。 眼见那三道虚空刀光再进一丈,便能将傲苍笙碎石三块。

可就在此时,三道刀光却突兀的停在了虚空中,不再继续落下。 看到这一幕,那些围观者不由露出一脸不解。 他们不明白,这个时候,冰羽为何会突然对傲苍笙手下留情?“羽公子,还请手下留情!”正当众人满心不解的时候,一道粗犷的声音,却陡然从广场之外响起。

闻言,那些围观者急忙转身,下一瞬,他们便看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中年人,出现在广场之中。 “江河二使?”看到这两人,有人忍不住讶异道。 “他们怎么会出现这里?”也有人好奇,江河兄弟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广场上。 “轰”那中年人话音方落,悬在虚空中三道巨大刀光,突然便碎成了千万片。

与此同时,一直凝目不动的冰羽,也猛然闷哼一声。 原来,就在刚才,冰羽要对傲苍笙痛下杀手之际,江河兄弟突然出手,以自己领域,禁制了冰羽。 二人此举,自然是为了保护傲苍笙的安全。

但他们并没有注意,就在刚才,一道凌厉的剑峰,悄然从地下蹿出,剑尖直指冰羽。

若江河兄弟不插手此时,真正丧命的,恐怕未必就是傲苍笙。

“呼呼”江河兄弟刚刚撤掉领域,一阵破空之声便紧随而来。

“江河兄弟,你们也太放肆了吧?”随即,一道冰冷的声音,突然从空中传来。 这声音之中,透着三分愤怒与七分恼恨。 声音刚刚落下,冰羽的身边便立时出现了三个中年。 “放肆?火兄何出此言?”宁江轻笑一声,一缕胡须道。 那被称为火兄之人,冷哼一声道:“羽公子乃是武道堂的贵客,你如此对贵客无礼,难道是打算造反吗?”宁河轻轻一笑道:“羽公子是武道堂的贵客我自然知道,但你们是否知道,傲公子也是武道堂的贵客?”“他是贵客?哼哼,你骗鬼呢?”火振冷笑一声,面带不屑道。

“你若觉得我在骗你,大可以去堂主那里对证。 ”宁河一抬手,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。

如此一来,火振自然不在怀疑傲苍笙的贵客身份。 但身为冰羽的临时护卫,火振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的看到自己的主人被欺。

只听他冷哼一声,没好气的道:“就算那小子是武道堂的贵客,但羽公子的身份,你难道还不知道吗?”“你如此欺压羽公子,就不怕元老们怪罪?”“怕当然是怕,但我们既然领了堂主之命负责保护傲公子的安全,又岂能眼睁睁的看着傲苍笙被杀?”宁江脸色一沉,心中顿时腾起一丝怒气。

“这么说来,你对羽公子无礼,还有道理了?”火振双眼一眯,脸色狠厉道。 闻言,宁江怒意更盛忍不住道:“火振,你休要胡说八道!”火振冷笑一声:“我又没有胡说八道,你心里清楚。

再说了,这里有这么多人可以作证,你以为你能逃过惩罚?”“凭你,也配惩罚我?”宁江嘿然一笑,一脸蔑视道。

“他是惩罚不了你,可是老夫呢?”宁江话音未落,远处便突兀的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。 一看到此人,宁江和宁河同时脸色一变。

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武道堂七大元老之一的大元老汪祖涵。

“火振见过涵老!”“木玄见过涵老!”“灵狼见过涵老!”一见到汪祖涵,在场三位负责冰羽的护卫,同时向其问好。

“冰羽见过涵老!”冰羽也微微躬身,朝涵老抱拳行礼。

“羽公子身为武道堂的贵客,无需多礼。 ”汪祖涵向火振三人只是微微点头,可到了冰羽面前,却露出一脸亲切笑容。

说完这句话,汪祖涵才缓缓转身,看向了江河兄弟。

只是此时,汪祖涵的脸,却骤然变得冰冷,宛如十二月的冰棱,远远都透着一股寒气。 “你们这是要干嘛?想造反吗?”冷冷看了江河兄弟许久,汪祖涵才缓缓开口道。

“涵老,属下不敢。

”迫于汪祖涵的身份,江河兄弟只能低头服软。 “不敢?嘿嘿,若是老夫没有到此,羽公子恐怕早就遭了你们的毒手了吧?”汪祖涵一脸愠怒,背负双手盯着江河兄弟道。

“涵老说笑了,羽公子乃是武道堂的贵客,就算给我们十个胆,我们也不敢对羽公子出手啊!”宁河勉强一笑,忍着怒意低头说道。

“你的意思是,老夫是在睁眼说瞎话了?”()。

标签:卢沟桥乡小区,美国逃离地狱,传统文化老人